柯一是奇迹

透明写手
剧情废 逻辑废
文笔通俗 不文艺不委婉
写手之路刚刚开始 请多见谅

【贱虫】消失的Angle


我只是来发一下很久以前的一片存稿
超短篇。


       今天的纽约城安静得可怕,似乎成了一个没有温度的城市。

       或许是因为某个天使的消失吧。

       如果你向某幢高楼的天台上望去,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个人并排坐着。

        Peter的头靠在Wade的肩上,脸上的表情从未向此刻这样宁静和满足。

        Wade小心翼翼地侧过眼看着他朋友,不,是爱人。

        夜晚的天空中星闪烁着微弱却惹人的光芒,原本这种时候总会有一道身影在高楼中来回穿梭,Wade特别喜欢看他的小甜心认真工作时的样子,他觉得这美好得就像吃了一大盘墨西哥肉卷一样。

        但今天的纽约城夜空没有那道身影。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

        绚丽的色彩渲染了黑沉的天幕,却一点也挽回不了此刻颓废沉寂的纽约城。

        Wade现在只觉得冰冷无比,因为没有温度,Peter的身体没有温度了。

        跟随烟花的除了那弥漫在空气中浓重的硝烟味,还有那震耳欲聋的声响。

        Wade伸过手,帮Peter捂了耳朵。天台上的声响格外大,可Peter似乎睡得很沉,让Wade觉得他再也醒不过来了。

        操,操蛋的。Wade现在是如此渴望脑袋里那两个声音出现,可他们却从未像此时这样沉默,Wade的脑袋里沉静极了,他感觉从未像此时一样清醒。

        可下一秒,悲伤就如同潮水般席卷上Wade全身。

        眼泪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

        Wade全身不受控制的颤抖。

        烟花已经结束了,原先的喧嚣也早已回归寂静,Wade现在恨死了此刻的寂静,该死的安静,纽约他妈的什么时候这么安静过。

        四周只有路上偶尔路过汽车呼啸而过的鸣笛声和Wade急促断断续续的呼吸声。

        Wade的脑子一片空白,他不知道他的心还剩下什么,他不知道他该干什么。他下意识的揽过Peter的头,然后轻轻的吻了Peter的额头,动作轻柔的就像最虔诚的圣徒在轻吻他的天使一样。

        Wade不受控制的呜咽了起来。

        他把Peter抱进怀里,任凭眼泪打湿面罩——他知道,他的天使,他的Peter,最终还是离开了他,他还是如同夏末相遇时那样美好。

        Kiss me before you go.
        Summertimes aways sadness.

        ———你好,我叫Peter
        ———嘿,亲爱的spidey

        End.

这篇文章的初稿是以前一个朋友给的 一直没发 也算了了个遗憾吧。

【安雷】我的恶党变成孩子了该怎么办?干啊!r18

没错我想犯罪(呸)

是的我想安哥坐穿牢

安迷修老司机设定(嗯被雷狮调教的) 

雷狮少年15岁设定 

无脑肉 剧情废 不适者请迅速撤离 ooc我的锅


     

        雷狮现在完全是处于懵逼状态,他惊愕地看着那个镜子里个子比以前矮一 个头的少年。少年的头上套着一条长长的头巾,几乎就要遮住深紫色的眼睛,瘦削的身体被黑色的紧身衣包裹着,白净的脖颈还残存着前几天欢好后留下的暧昧痕迹,一件略显宽大的外套松松垮垮的挂在臂肘上,不免有些惹人臆想。

        谁能告诉他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雷狮费劲地把手从长宽的袖子里伸出来,发现原本骨节分明的手变得稚嫩而柔软,他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结果疼得自己一缩。

    “嘶——好痛!我靠......这他妈不是梦啊!”

       本该是磁性低沉的嗓音,发出来的声音却是清脆干净的少年音。

       连声音都?!

       在经过一番心理调整,雷狮终于接受了自己变成孩子的事实。

       所以他开始思考变成这样的原因,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想着想着,突然,雷狮想起来昨天自己.....

       靠!真他妈是自己作孽。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雷狮闲来无事,就去找别人打架,其中一个人被他打得落荒而逃,一瞬间就没影了。“啧,真没意思。”雷狮没劲地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但在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瞥见了地上放着一个深蓝色的球状物体,仔细看中间似乎还有一团白色的雾气在旋转缭绕。

       雷狮忍不住一时好奇,走过去捡起了那个球,就在这一瞬间,那颗球散发出了一道刺眼的白光,闪的雷狮忍不住拿袖子遮住自己的眼睛,但这道光并没有持续多久,没一会儿便消失了。雷狮放下手臂,好奇地把玩着那颗球,但这颗球除了其中的白色雾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外,其他的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了,渐渐觉得无趣就随手扔到了路边的草丛里.....

       难道是那束白光吗?

       就在雷狮陷入沉思,思考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房门被人敲响了。

    “雷狮。”是安迷修。

       雷狮猛然反应过来,开始慌慌张张地环顾四周,寻找能躲藏的地方。

       让那个该死的骑士看到他这个样子还不如让他直接去死!!!

       可惜雷狮还没发现躲藏之处,安迷修见里面没有反应就直接推门而入了。

    “雷狮?你在干.....?”安迷修刚进门就看见一个少年穿着雷狮的衣服,正趴在地上努力地往床底钻,由于裤子太过松敞,白皙的臀部只能勉勉强强地包裹着,衣摆与裤子之间隐隐约约露出一小段劲瘦柔韧的腰肢,在安迷修眼前晃悠来晃悠去。

       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儿,一言不发地揪住那个少年的衣领,举起来与自己平视,眼神冷漠地盯着对方。而雷狮则因为变小的缘故,只能拼命地在半空中扑腾着自己的两条腿,双手紧紧抓着安迷修的手臂,试图挣扎着逃出对方的魔爪。

     “你他妈的....给我放开!”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雷狮的房间里?回答我。”安迷修死死抓住少年的领子不放,见他只是一个劲儿地骂人,于是烦躁地拍了一下少年的屁股。

       少年一下子就安静了,整张脸烧得通红“你.....你这个混蛋骑士!去死吧!你他妈是白痴吗看不出我是谁?!”雷狮挣扎地更厉害了,一只手揪着安迷修的头发,另一只手拼命抓挠着安迷修的手臂,留下一道又一道的抓痕。

      “你是......”安迷修并没有在留自己身上的抓痕,他现在只想搞清楚为什么在雷狮的房间里会有个小屁孩。仔细地端详着面前的少年,一双和雷狮一样深邃的紫色眼睛,整张脸也仿佛和雷狮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相比之下更加稚嫩而已。

       安迷修眯了眯眼睛,无比认真的回答道:

      “你是雷狮......”

        雷狮闻言松了口气,刚想说话就立马安迷修的下一句话给噎回去了。

       “的儿子。”

        ......

        ......

【车在链接】

http://weibo.com/5320150562/F7QaG1e7x?from=page_1005055320150562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97455539335


    第二天,雷狮恢复了身体。

    安迷修死刑, 卒。

    好啦开玩笑,安哥只是睡了一个月的地板而已啦~

    End.    


【龙狐】醉

新人第一次写文,还请多多包涵。



        李白这个名字在青丘乃至三界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何人不知这青丘狐族中出了个鼎鼎有名的酒剑仙。这狐狸随性洒脱,放浪不羁,又偏偏嗜酒如命,酒量深不可测,从未听闻有人见过其醉相,乃世人公认的千杯不倒。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号称千杯不倒酒仙却栽在了一条名为韩信的白龙手上。世人皆知李白嗜酒如命,却也皆知这韩信与李白是一对儿冤家,天天打架,在韩信说来美曰其名:切磋。

        世人都深深地明了这天下估计只有韩信一人能管住这只能傲气的狐狸了。

       暖春的空气中弥漫着酒香,李白提着一壶酒摇摇晃晃地走在林间,脚步漂浮不定,一副醉生梦死的样子。

        他走到一棵榕树下,靠树席地而坐,又举起酒坛喝了起来。李白的眼角被酒色晕染,眼眸渐渐湿润,灵光流转,一瞥一眨都是一派风情万种,脸颊浮上了淡淡的红晕。若是有外人在场,怕是又引来姑娘们的一声又一声的欢跃,俘获一颗又一颗的芳心,青莲剑仙喝醉的模样可真是千年罕见。

        原本只是日常来打架啊不对是切磋的韩信,看见平常傲气甚至猖狂的李白现在醉熏熏的倚靠在树干上,完全不省人事的样子,不禁有些新奇,他几步跑过去,蹲在他边上盯着这只醉狐狸。

        其实吧,韩信早就对李白有所企图了,不然他是吃饱了撑的天天和李白切磋挨打吗?

        嗯.....原来这狐狸也会醉得吗。

        嗯.....要不趁现在就把他办了?

        可若是事办完了这狐狸清醒了,非拼了命跟我同归于尽不可,更别说跟我在一块了。

        “啧,真麻烦。”

        韩信索性不再去想,直接打横抱起醉死的李白,打算将他抱回自己的屋里。

        就在这时,原本毫无反应的醉狐狸突然动了下身子,发出几声含糊不清的呓语。

        “嗯......”

       李白似乎感觉到边上有人抱起了自己,于是费劲地睁开了自己的眸子。

       “嗯?韩.....信.....?”

        虽然李白看着韩信的眼睛,但眼神却依旧一片迷茫,看样子还没有从酒醉中清醒。

       “嗯,我在。”

       韩信淡定的回答道,手扶着李白劲瘦的后背,还时不时意味不明地摩挲几下。

       李白听到回答后,呆愣了一会,突然抬起双臂用手环住了韩信的脖子,将自己的唇瓣覆上了韩信的,开始毫无章法地亲吻起来。

       韩信刚开始对于李白的行为有些措不及防,但渐渐反客为主,夺取了主动权,用手按了李白的后颈,强迫他更加靠近自己。

       起先只是浅浅的辗转亲吻,而韩信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吮吸,他的舌撬开了李白的牙关,在湿润的口腔中肆无忌惮地扫荡搜刮,翻搅纠缠着李白笨拙配合的舌,品尝到了淡淡的酒香,于是更加过分地掠夺李白口中仅存的空气。

       “唔......嗯......”

       直到李白实在受不住了,用手狠狠地拉扯着韩信的头发时,他才松开对李白的口腔的蹂躏,扯出一条透明的银丝,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李白的嘴角缓缓流下,沿着下巴脖颈淌进了衣领的深处,徒增几分暧昧的气息。

       “唔......哈......韩重言......我心悦于你啊.....”

        李白好不容易将嘴从韩信那解放了出来,大口喘着气,迷迷糊糊地对着韩信说出了这番话。

        韩信被之前的亲吻撩拨得热血沸腾,听到自己心爱的人的告白更是心中雀跃,惹得下半身一阵阵发烫发热。

        “太白,其实我也.....嗯?太白?”

       发现怀里的人没有应答,韩信不禁有些疑惑地往怀里看去,却没想到李白不知何时又闭着眼睡死了。韩信望着怀里又昏睡过去的人万般无奈,情欲被撩拨起来却无法宣泄的感觉十分不好受,真不知该拿这狐狸怎么办才好。

        等他清醒过来还会记得刚才的事儿吗......啧,这该死的狐狸撩完人都不负责的么。

       “唉,真拿你没办法,算了,先去给你弄点醒酒的东西吧。”

       韩信叹了口气,默默压下体内的汹涌,又盯着挺尸的狐狸看了一会儿,最后摇了摇头将自己的外衫脱下,把李白轻轻地放在上面,之后便快步离开了。

       然而就在韩信离开的那一刻,原本该不省人事的狐狸突然睁开了一只眼,瞥了瞥周围,眼底一片清明哪还有之前的迷离无措。在确认无人后,他立马盘腿而坐,又举起那壶酒大口大口地喝起来,那双清明灵活的双眸却是紧紧地盯着那白龙离开的身影,嘴角挂着狡黠的微笑,满脸是得意之情。


       “傻白龙。”


       世人都说青莲剑仙千杯不倒,哪还能有错呢?


       End.

       or Tbc.(如果看得人多的话也许会有下篇因为柯一想写肉//////)